召回原力 — 成為《新人類計劃》的一部分

召回原力 -- 成為《新人類計劃》的一部分

召回原力 — 成為《新人類計劃》的一部分

  • 2019-09-03

中華戲劇學會專欄藝評人: 陳伊婷                                                                                                                                                         

演出團隊:周瑞祥、陳煜典、王磑

觀演時間:2019 年  8月 17日 (六)  14:30

觀演作品:《新人類計劃:預告會》

觀演地點:臺北市中山堂光復廳 (臺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98號 )

劇照提供:新人類計劃提供

 

 

進入「新人類計畫:預告會」的場域前,由魔術師周瑞祥親自在觀眾手背蓋上印記,有藍有紅,並取得一張數字卡牌,無法置身事外。舞臺正中央一道延伸一個樓層的黑梯,左右各被一面投影牆夾置,畫面從兩顆眸子開始,眨呀眨的曈色變化充滿感官的煽惑。人稱「全臺灣最有魅力魔術師」的周瑞祥,一身黑衣帥勁出場,從容地走上臺階,先是宣告「魔術已死」,後於高處背對觀眾,宣讀「新人類宣言」,這個「儀式」的設計是一種表演型態,它傳達了人對於魔術、生命、自然宇宙的理解。製造觀眾參與儀式的機會,達到傳輸訊息的目的,主導者更可對想影響或控制事物,型塑預期效果。開場的宣告儀式,與戲劇起源相當契合,當現今劇場多以娛樂為導向的演出時,《新人類計劃:預告會》具體地連結了「戲劇」與「魔術」之間的神祕共通性。

 

這個神秘共通性,得先從儀式談起。先民對於自然界種種嚴峻考驗與賜與,往往充滿矛盾,面對不安穩的生存環境,避開嚴酷的生存條件、探索生存空間與方式的同時,對於大自然及世界無法掌握的部份,產生的驚異、讚嘆甚至敬畏而依賴的心理,只能用模糊而虛幻的方式解決。東方巫覡祭儀、西方「巫術」( magic,或稱魔術)的產生即為人類相信藉由儀式,可以更有效地與神靈溝通,而後逐漸形成的程式化的祭儀,這就是戲劇的其中一個重要的起源。因此原始祭儀的施作過程,不僅是一個形式,還承載了集體生命的精神意識,其中包含了生死、倫理,以及價值觀。因此,本節目長達7至10分鐘的宣讀新人類宣言的開場,叩問了、挑戰了有關人類、文明的「定義」、「過程」與「現況」思考,提到了「現實」與「超現實」的景況。這確實非一般的魔術秀,從形式、節奏,以及企圖傳達的內涵開始。

 

除了魔術之外,這個計畫其實有一個重要的目標:人類的「自我增強、自我改造、心智重塑」【1】共同執行製作王磑:「所謂超能力,僅僅是相對意義上的形容詞。你我本身早已擁有的能力或特質,在他人眼中或許也能被定義為某種廣義的『超能力』。再者,我也相信宇宙間仍有太多人類無法理解的現象與事物,等待我們以謙卑的心態去學習與欣賞;而那些仍然無法理解的,我想稱之為『魔法』。」當魔術演出大量使用科學道具的同時,新人類計畫創作團隊企圖回歸超現實力量最初的起源。溯回不科學的時代,回召令人不敢置信的超能原力,團隊選用了九大招式【2】,於預告會中分別讓周瑞祥示範演出。計畫設定三年為期,稱說會將這些技能落實於虛擬與現實中成為新的真實。以其中幾項為例,如「查克拉 Aura」,大家對於這個詞應該不陌生,《火影忍者》裡查克拉是忍者們與生俱來的能力,隨著精進修煉,查克拉會逐漸增強,而新人類計畫裡的查克拉是綜合中醫的經絡、印度的脈輪、火影忍者的查克拉、獵人的念或奧修的光,等脈絡聯結而成;又忍術又為3種:體術、忍術、幻術、曈術。猶如《新人類計劃》中的體術、技、苦行僧、唯物之眼等,皆安排了相對應的魔術表演。它們界於超能力與魔力之模糊境地,因此當周瑞祥語出驚人表達:「大概有八成以上不是魔術。」【3】時,這種「類魔術」的表演形式,透過技法、心理科學、催眠,和記憶鍛鍊等方式,再度挑戰觀眾對於直觀思考的想像、全新的體驗。

 

〔法〕安東尼‧亞陶(Antonin Artaud):「我們要相信,劇場能給生命新的意義。在這種劇場中,人無所畏懼地掌控尚未發生的之事並促使它發生。所有尚不存在的,都可以誕生,只要我們不當個紀錄器官為滿足。」劇場真正的目的在「創造神話,表現最普世的開闊的生命面向,並從中提煉意象,讓我們樂於在其中發現自己。」因此《新人類計劃:預告會》中,看到的是假原力也好、真魔術也罷,都是針對精神、想像領域所製造的效果,隸屬虛擬藝術,它的真實與的目的都不在其本身,而是讓我們思考,當今理性至上的思維,組織體系、概念化知識的同時,你是否也相信他真的擁有讀心的能力、是否無法否定就是睜睜地看著那根針穿透掌心。是否願意承認 人類原有的感知能力已日趨疏離、流失。

 

而導演陳煜典希望以劇場表現手法翻轉大眾對於魔術追求刺激和華麗表演的既定印象。預告會的進行步調,捨去一般魔術秀的明快節奏,多了大塊大塊的段落詩意獨白,同時保留魔術表演時與觀眾的特殊觀演關係,整場設計注入多元的詮釋。但結合音聲、動作與代言,和觀眾形成的藝術交感,而成的戲劇性條件、劇場藝術呢?整體呈現及結構、元素上還是有許多斷裂:在黑板上寫下陌生人的意念,憑空變出嬰兒,或是隨機燈泡發亮,以紙牌射破氣球、讓觀眾觸電、讀心術等,一些橋段的設計,有些道具的使用並非秘密,也容易推敲,但依賴「道具」所呈現的效果,演繹張力不夠時,無形中削弱驚奇感。加上每一個項目幾乎可以是獨立的,分段情境連結不強,部分邀請特定觀眾參與的體驗,施作的時間若過於冗長,則易淪為親友日常的猜牌遊戲,因此節奏的掌握、活動的選擇、設計是必須要再斟酌的。而周瑞祥以熟知的「魔術師」在場性身分,時而述說參與電視節目的經驗、看到捷運無差別殺人事件的心情與勤練「紙牌手裡劍」的動機;時而宣稱用真正的「念動力」( 非魔術 ) 解開女觀眾的內衣後釦,或是利用查克拉電擊座位上的觀眾。游走在超能力的「神」【4】與施幻術的「人」之間,代言身分的跳轉,也顯現演出構作上的空缺。

 

但值得一提的是,策略性故事的最重要部分,是它的主要訊息,為觀眾帶來最後的印象–演出過後才逐漸浮出掌心的◎符號,是隨身出場的印記,當它浮現,再度將觀眾拉回場上片刻降伏驚嘆的瞬間,並強化其宣告,唯有找回曾經擁有的原力,才能啟動開發迎接未來的力量。

……………………………………………………….

【1】 《新人類計劃:預告會》節目單,〈新人類宣言〉第99條。
【2】 第一項目:技 Sleight / 第二項目:苦行僧 Acestic / 第三項目:唯物之眼 The Eye Of Materialism / 第四項目:查克拉 Aura / 第五項目:體術Taijutsu/第六項目:唯心之眼 The Eye Of Idealism/第七項目:自然力 Nature /第八項目:雷門 Rainman/第九項目:艸〇 Kapnobatai。引自《新人類計畫:預告會》節目單。
【3】 〈全台最有魅力魔術師—周瑞祥的《新人類計劃:預告會》驚得讓你下巴掉下來〉https://flipermag.com/2019/08/13/new-human-project/
【4】 「新人類計劃Transhumanism-周瑞祥」臉書粉絲專頁,8月21日發文。